007

爱我杀人不眨眼,爱你控我股掌间。

 

我在冬天将要到来的时候,开始贪恋雪花。

  3

他像孩子一样,拉着大人的衣袖,在告别的末尾拼命挽留,带着点狡黠弄脏了自己的衣服。
他垂下眼睛,说我睡不着。

我睡不着,你别走,再陪陪我。陪陪我吧。

  2 16

【绮最】明月心

前篇:


“我来找你。”他说。


绮罗生一愣,虽是猜到了几分,但如此坦然的将心思告知,还是让他有了一丝晃神。心不在焉的,他展开折扇,低敛着眉目,露出了少年看不懂的神态。


“你不高兴吗?”他问。


绮罗生摇了摇头,看向窗外。窗外的雨已停,原本还是淅淅沥沥的下着,这会儿却已经被温暖的阳光照耀,泛起了层朦胧的水汽。


天气的无常亦如人心的无常,但天气变幻总有预料,人心变化却是无可寻证。心思单纯如最光阴,欢喜便是欢喜,想念便是想念,他想他,便来找他,但他看不懂绮罗生此时的神态,也猜不准眼前之人的心思,这让他有了明显的怒气。


“你不想我来找你,我不找你好了。”


这...

  25 16

“到如今,我所有的祈盼皆已落空,心中仅存的一点希望,是冬日的第一场大雪。我总要看到雪落才甘心,无论那时枯竭与否,大雪所赋予我的,是一切事物都不能抵挡的决心。

就如你不再写诗,我也不再作任何无谓的幻想,所有的过往皆在碾碎的诗行中重组,留下的只是痛苦的残渣,你不愿重拾,我亦无心再去留恋。只是那年飘落在你肩头的雪花,至今仍存留在我的记忆。

忘却对我来说是痛苦的事情,可若记得这一切,是拿你心头疼痛来交换,那我宁愿做一个无过往之人。这样的让步并不是因为我爱你,而是对于你的怜惜。

你我的时间太少,加在一起,也不过只刚刚够听一声窗外的花谢。待它落地,你我也不过是再重化为宇宙中一粒微小的泥土,更何谈保留那些沉重的记...

  5

他原本要的不多。

开始是看他的一眼,而后变为一个夸奖,再然后就变成了一个拥抱,一个吻。

到了最后,他想拥有爱。

欲望愈填愈深,侵蚀着最初的那一点小小心思,久而久之,他已经忘记最初想要的是什么。

或许一开始就想拥有,只是太惶恐,所以才有了后来一步步的试探与确认。

年幼时,有人曾点点他额头,告诉他,像他这样的人,想要什么都会有。

他信了。这份信任来自于不争的事实。

这一次好像也是,他想要的,都一一有了,无论是看向他的眼,还是诚挚的夸奖,或是一个拥抱、一个吻。

但只有爱,只有爱迟迟不来,他惊疑不安,在心脏的疼痛间猛然想起那人尚未说完的后半句。

他说,除了爱。

你想要的都会有,除了爱。

  4

【绮最】明月心


三杯饮,一杯敬这如诗夜色,一杯敬这皎皎明月。
还有一杯,还有一杯。

宿醉转醒,张目所见,是熟悉的酒肆和满地的狼藉。

绮罗生起身,不知何时褪身的外袍,已虚虚的搭在他身上,想是主人家心善,不忍他席地而眠。

思及此,他撑起身子拉过外袍,稍作整理,便欲结了酒钱辞行,只是当他向店主致谢时,却收获了一个迷茫无知的眼神。 


绮罗生愣了愣,便也不再多问,踏步而出时,见着的,是一场忽至的大雨。 


习武之人本不惧这小寒,冒雨而行的事也不止一次,只是这大雨来的凑巧,恰好阻了他出门的步伐,稍一沉吟,绮罗生便回身,重新进了酒肆。 


店主见他回返,也笑眯眯的近了身,抛下那因终日打...

  29 9

他非天生的将才。

或者说,他少了一点东西,那是自内而外散发出的威慑,无论是魁梧身形,还是杀伐决断的魄力,他都缺少了那么一点。

孤勇是有的,骨子里带来的深执无法抹灭,却表现的并不明显。这也并不能使他被人信服。

尊敬他的人,多是看在他的身份。

到底不满足,所以才要争。
争名,争利,争看他的那一眼。

说来可笑,其实只是不想输。
不想输啊。

  14

“你会死吗?”


“会的,我们都会。”


“那你就会离开我了。”


“死亡只是代表了肉体的终结,我会消失,会不能时时刻刻陪伴在你身边,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。”

“在你需要的时候,我会一直在。”


“可是我看不见你,要怎么办?”


“会看见的,只要你想,就会看见。”


“我不懂。”


“不必懂,你只要相信就好,好吗?”


“好,你可以给我买一个冰淇淋吗?”


“当然。”

  5

她会衰落,也会枯败,
亦会嫁作他人妇。
她会老,
双眼会浑浊,背脊会佝偻,握着你的手会颤巍巍。
那么,这样的她,也会爱吗?

“怎样都可以,我最爱的就是她,就像自己必死一样肯定。”

  1

【质丕】温柔



“季重是个很温柔的人。”曹丕说。

他这样说的时候,夏侯尚在旁边瞪大了眼睛,忍住了想要去摸摸他额头的冲动。

“吴质温柔?我们认识的是不是一个人?”

曹丕只是笑,似乎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眼中也有了一丝温和的笑意。

夏侯尚翻了个白眼,想起吴质招人嫌的模样,就忍不住哼了一声。

“吴季重走夜路时不被人摁着打一顿,是他的福气。”

曹丕也不答,他知道吴质的确不是个招人喜欢的人。

他清高,自傲,瞧不上的人很多,瞧不上便瞧不上罢,还偏偏毒舌。
得罪的人到底太多。

但他也的确温柔,对曹丕。

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,刚刚好。
曹丕需要时,他便在,不需要时,他就安静本分的做他自己。
这是吴质对他独特的方式,他能察觉到。

无论是冒险深夜入府,看似...

  15

© 007 | Powered by LOFTER